您现在的位置:

傲浪天汐 >

网络新媒体年终总结

1校团委网络新媒体中心20XX年工作总结

光阴易逝,新媒人一年的奋斗在此刻即将画上句号;来去匆匆,新媒人一年中走过的足迹即将在这个夏初时节停歇我们这代人的步伐;物转星移,新媒人一年中积累下的财富即将在这个时间节点传承给下一代新媒人。

回想一路走来的日子,我们新媒体中心所经历过的点点滴滴、新媒人所挥洒的青春汗水,心生诸多感慨。犹记得,有个小伙伴竞选大会上说过的那三个词“舍不得、离不开、放不下”,确实,这三个词作为这次工作总结报告的主题最好不过了。

一、舍不得

一年来,第一届新媒人舍不得彼此。这一年我们从一开始只有微博微信两个工作小组的13个人发展到今天的五个部门31个人。中心的组织架构在一步步的探索中建立和调整,秘书部、创作部、运作部、联络部、监察部,五个部门的工作内容和分工的摸索、人员的安排。当初的13个人挤在华青的办公室里进行投票、分配各部门人员,当初的部长例会上大家对于运作部、创作部的工作内容分工争执不下。在微信运作推送上确定主题、推送内容等问题一直是例会的主要讨论的问题,而且也是每次讨论每次改但是还是一直得不出最好的解决办法,很多时候大家都争的面红耳赤、即使受了委屈也更多的是回去后悄悄地抹着眼泪,然后继续坚强地挺了下来。

就这样,最初的新媒人带领着10月底新加入进来的小伙伴,怀着满腔的热情投身于新媒体中心的建设和发展中,一路的摸爬滚打,从军训流水账、国庆、校庆、12。9活动、圣诞节、元旦、春节、雷锋月、挑战杯创意论坛等线上线下活动,到春、五月天、盛夏光年等每月主题活动,再到每月生日会、节日庆祝、圣诞节喊楼、煮汤圆、包寿司、部门出游、中心出游等中心内部活动,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新媒体中心现在的部门分工明确、工作思路清晰高效、团队协作程度高、专业化水平高、集体凝聚力强。

此外,大家的辛苦付出所获得的成果从微博微信的数据变化上就可以看出。这一年,我们的微信粉丝量翻了一翻,阅读量也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微博粉丝量增长近20XX人,互动量也提升很多。数字变化的背后凝张家口专业羊癫疯医院结了我们这一代新媒人这一年来的心酸血泪。

二、离不开

一年来,第一届新媒人一起参与新媒的发展,新媒的今天离不开在座的每一位。中心组织架构建设,部门分工、人员确定等为新媒各项工作开展奠定基石;中心团队建设,纳新、组织培训、开展中心内部活动等为新媒各项工作的成功开展、活动的成功举办提供坚实保障;团宣工作、多种形式的线上线下活动的开展,为新媒体的业务水平提高、专业化宣传能力提升、团委宣传工作改进、华园青年思想引领、青春正能量传播等方面提供原动力。

一年来,新媒体中心围绕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强团委对华园青年的思想引领和传递青春正能量开展多种形式的大型线上线下活动共10余次,其中包括承办2次团省委宣传工作(国庆活动#大大你好#、一二九爱国纪念活动),承办校团委品牌活动宣传包括社会实践、科创、人才学校校友会等,组织校团委工作宣传活动包括青年联合会、后备团干招募、人才学校招募等,以及自发组织的活动包括“军训流水账”、“一句话证明你军训过”“母校54周年,我想说”、“携手为艾益起来”“我们的129”、“铭记历史,珍视和平”、“有梦不隐藏,小团来收藏”“团徽遇上红领巾”等微博话题活动,其中“母校54周年,我想说”一经推出立即得到同学们的积极参与话题的阅读量超过19万,参与度互动性也相当高。在第十二届大挑福建省赛、第五届创意论坛宣传工作上的话题“挑战杯”、“创意论坛”的高阅读量、高参与度让我校团委工作获得全省、两岸高校师生的高度评价,中国台湾网、福建省学联等也对我们的活动、这支宣传队伍进行了相关专题报道和好评。

新媒的一路走来,离不开第一届全体新媒人共同的努力,离不开大宣传每一位伙伴的相互扶持,更离不开校团委领导、老师和同仁们的支持。

三、放不下

一年过去了,我们即将放下身上的责任,但放不下心中对新媒的热爱、对新媒的牵挂。第一届的新媒人以乐观和激情开创了新媒体的历史,而历史的续写将由你们完成。我们也都清醒地认识到我们新媒体宣传工作内外环境依旧严峻,与其他高校团委新媒体宣传的差距依然存在。新一届的新媒体领导班子需要发挥出你武汉哪能治好癫痫病,癫痫这样治靠谱们的聪明才智,继续带领新媒人探索新媒的发展道路,将青春正能量传递给华园青年师生。责任与使命即将从我们这里传承给你们,新媒人的乐观与激情也还在延续,新媒体中心的历史将由你们续写!

第一届新媒体中心的全体成员们,昨天的黯淡与辉煌已成过去,我们相信在新一届主席团的带领下华侨大学网络新媒体中心将更上一层楼,让我们一起为新媒更加灿烂美好的明天而祝福吧!

2延川电视台新媒体部20XX年度工作总结

随着网络技术的高速发展,新兴媒体蔚然成风。延川手机台的筹建更是直接促成了我台新媒体部的成立。在新媒体成立几个月的时间里,各项工作有序进行,现将新媒体部20XX年工作,总结如下:

一个目标,新媒体部成立之初,就有一个明确、长远的目标即做大、做强延川手机台,提高延川电视台的关注度,做好本地文化旅游的宣传工作,打造一个完美的对外宣传平台。在这一目标的指引下、各级领导的关心下,新媒体部从无到有,台领导多方协调合作,全体同事致力于延川手机台的筹办、运营、维护等各项工作。目前,延川手机台已创建六大频道,第一资讯,在第一时间发布本地新闻,扩宽人民群众获取信息的渠道;直播延川,用户通过手机就可以随时随地观看我台的直播,大幅提升我台节目的收视率;精彩点播,用户可以用手机观看自己喜欢的电视节目,新闻、电影、美食,无所不有;阳光政务,为县城各单位量身打造的宣传平台,现有清风延川、平安延川、魅力广电等八大板块;文化旅游,用优美的照片,优雅的文字,对外宣传本地特色旅游,美食小吃;便民服务,提供路线导航、酒店预订、快递单号查询的信息查询平台,方便群众生活。

两大重点,新媒体部的一切工作围绕延川手机台的打造而展开。阳光政务和文化旅游又是延川手机台工作中的重中之重,集全部室之力做好阳光政务和文化旅游两大板块是全年工作的重心所在。经多方协调合作,截止现在,已有八个单位通过延川手机台对外宣传,从而更进一步的提升延川手机台的点击率。在全县打造文化旅游名县的大背景下,台领导高屋建瓴,将文化旅游频道的完善、充实,做为全年工作左乙拉西坦片吃了会长胖吗重心;通过整个部室的努力,文化旅游这一频道的点击率日趋上升。

然而,全年的工作中,我部室仍存在明显的短板,最为突出的就是人员不足,专业技术不过硬。总结过往,展望未来,在台领导的关心下,全体同事的努力下,新媒体部将以新的姿态做好每一项工作,为营造魅力广电,添彩出力!

延川电视台新媒体部

20XX·12·14

3新媒体时代的年终总结

这个年底,媒体的行业人写年终总结时大部分会很沮丧,20XX年基本上被定为媒体大倾颓的一年。前一年还风生水起的媒体新秀,转眼就开始裁员或者被新媒体侵吞。而拿着计划书出去找钱的人,已经心知肚明地将“读者”改为“用户”,一切“媒体”全都自动改换为“社区”或者“平台”。

但在生物链的另一端,所谓的新媒体也未见多乐观,他们同样面临着一份难以下笔的年终总结。在拿到投资后,除了花钱的速度不同外,少有做出令人信服的新媒体产品;新的盈利模式没有一点出来的迹象;没有完整的闭环;一句话,除了烧钱,别无他法。显然,这不是一个投资人乐见的局面,更不是一个健康的模式。

同时无数的流言、悼词和怀疑也随之而起。传统媒体一定该死吗?手机阅读时代,媒体的功能是什么?媒体的本质又是什么?

前些时候,从自媒体的微信公号开始,因为版权问题,道歉几乎成为一种时髦。道歉成为一种推广,成为一种姿态,成为一种向别人问责的手段,成为表明道德优越性的方式?但自媒体的公号,绝大部分内容都是“法外容情”,所以在某种畸形的时刻,道歉也可以成为一种生产力。

版权问题把这个事说小了。从表面来看,无论是新旧媒体,大家其实还是在乎生产内容。区别是,有些内容拿去印成了铅字,有些内容发送到了手机或者PAD上,然后这两边再抄来抄去,再扯皮。所以有媒体人开始自我安慰:没事,无论新媒体旧媒体,只要是媒体,就还需要内容,我们的价值就还在。

首先,媒体所代表的资讯传递和观点表达的一统天下,早已不再是稀缺资源。编辑主导,在某种程度上也走下了神坛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排行榜,“新闻专业主义”的威权已经因资讯的传播方式而被动摇。另外,UGC(用户产生内容)、微信“朋友圈广告位”的出现……这都是过去从未有过的内容生产方式。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沾上新媒体能卖出大价钱的原因所在。

不过,如果只是这样,很难想象这是一次技术引发的媒体行业革命,或者是一次革媒体命的技术变化。而整个媒体行业,也不至于震动和幻灭。竹简、纸、印刷机、手机阅读端?这些对阅读的改变程度是不一样的。时至今日,之前可能是对阅读方式的改变,而现在,更多的是阅读本身(甚至不只是阅读内容)的改变。传统意义的阅读,现在渐渐演变成新的含义:打发时间。地铁里的白领们拿着手机“阅读”,和他们切换界面玩一个手机游戏,之间他的状态是不需要任何过渡的。对这样的事情,你无法视而不见并自圆其说地认为:只要阅读还在,我们的价值就在。

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什么?直到现在还无法说清,惊喜和幻灭一直在交替出现,甚至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但至少在写这一年的年终总结时,我们可以略微思考一下,什么是新/旧媒体,互联网到来后的媒体又变成了什么?

一个喜欢E·B·怀特的作家说:媒体以前是资讯和观点的提供者,而现在它的角色则更像文学,是需要你一个人耐心读进去。而之前我们在地铁上、咖啡馆里读报的时间和心情,现在则被手机占据和替代,用手机刷朋友圈,上facebook和微博客户端,在那里你不是一个人,你置身于一个热闹的、喧嚣的、虚拟的社区内——而这些,之前是当大家一起聊新闻、交换观点和想法时才有的体验。但现在,你再拾起一本杂志、翻开一叠报纸这样所谓的传统媒体时,更多的潜台词则是:我要暂时放下手机,让我一个人清静会儿!

过去,这样的功能则是由书本化的阅读所带给我们的。至于在互联网时代,书籍的命运如何,出版业又将去向何方?那则是另外一则悲伤的故事。

悲伤是无法控制的。但这一年过去,我听过的比较豁达的一句话却是:就算传统媒体全部死掉,也应该有人留至最后,无论是作为陪葬人或守墓人。这和新闻一样,有点悲壮,但我们应该有勇气这么想,否则,又何来勇气面对正在发生的变化?更何况,事情可能并不会那么糟糕。

© zw.vkghs.com  朝不信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