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骇客病毒 >

等待,只为与你相遇

  期间,几乎所有的都知道苏小离在。那个叫安默的男子在她两千三百多公里的桂林,从未见过面。
  
  那时候的苏小离不施粉黛,清瘦的脸上总是挂着一抹淡淡的笑。问及对网恋的看法时,苏小离的回答让人动容。
  
  她说,我们每个人都不应该对绝望,你首先得相信网恋,网恋才会相信你。
  
  安默出生的同时,就去世了,甚至来不及看安默一眼。从此,安默就生活在单亲里。再以后的两年,也因劳累过度而了他。从此,安默就变成了孤儿。
  
  凌晨三点钟,苏小离听完了安默的。那是苏小离第一次在网吧里通宵上网,只有那个傻乎乎的胖企鹅头像还在不停地闪烁,苏小离抖着手在键盘上打字,她说安默你一定要,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有我在你身边。安默又一次问苏小离,小离,你说我们会见面吗?
  
  苏小离使劲点着头,泪珠一颗颗地打在键盘上,安默,你知道吗?我想你想得心疼。可是安默看不到电脑这边苏小离早已泪流满面,很久,他敲过来两个淡淡的字,抱抱。
  
  那年苏小离十九岁,身边不乏有男孩子,她却固执地把自己的扔进了。苏小离无数次地想像电脑那头,隐藏在陌生ID后面的安默的样子。是帅气,还是消瘦忧郁?是和网络里一样健谈,还是寡言?
  
  苏小离说,安默,我想看看你。
  
  安默打过来一个的表情,他说,小离,我们不能像很多网络里的男女一样,那么着急地知道对方的样子。我你,哪怕电脑那边只是一堆纷飞的泡沫,我依然喜欢。
  
  就这样,苏小离第一个深爱的男孩,在她心里只是一个幻影。安默比苏小离大三岁,刚刚大学毕业,忙着找工作。他上网的很少,但只要他提前通知苏小离何时去上网,苏小离必定会想方设法地抽空陪他。癫痫初期症状苏小离逃了很多次课,为的就是能和安默短短地聊上几句。
  
  安默下线后,苏小离就给他写邮件。当时的苏小离打字很慢,一封邮件往往要写上两三个小时,有时候写到一半电脑就突然死机。苏小离气得想哭,狠狠地砸着键盘。那时,同学都知道苏小离网恋的事情,他们说苏小离挺傻,网络里的怎么能当真?
  
  爱情就是这样,在无法判定那个人,那颗心到底是真还是假时,你只能凭着感觉相信那是真的。安默也问过苏小离,如果他是骗子,那怎么办?
  
  苏小离嘻嘻地笑,骗子就骗子呗,就算被你骗了去,也是我自愿的。
  
  安默打过来一个拥抱的表情,他说,小离你相信我,等我的生活安定下来,我会给你一个家。
  
  于是,苏小离一边一边等安默给她的那个家。整整两年的时间,他们都是依靠电子邮件交流的。安默从不给苏小离打,也不让苏小离给他打,至于理由,安默说他想等到见面那一天让苏小离亲耳听到他富有磁性的声音。苏小离嗔笑,说他自恋。
  
  在度日如年的里,终于结束了苏小离的大活。2008年,苏小离在安默并不知情的前提下只身来到桂林,苏小离像只迷失方向的小鹿,在安默的里四处奔波找工作。几乎没有知道,苏小离了考研,放弃了合资企业里的高薪工作,只是为了一个没有见过面的男子,为了一份没有契约的。
  
  背井离乡的日子是艰难的,只有两个字在支撑着苏小离。安默。
  
  终于,在2008年的11月,安默像里的王子那样,降临到苏小离的身边。桂林的,依然骄阳似火,安默静静地站在阳光下,眯着,脸上布满细细的汗珠。他们中间隔着一条不宽的马路,人来人往中,苏小离生怕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面前开过了一辆车,安默就不见了。
  
治疗女性癫痫病有哪些方法呢  苏小离使劲朝安默挥着手臂,大声喊着,安默,安默!
  
  苏小离像箭一样射进了安默的怀里,隔着纯棉的米黄色T恤衫,安默的胸口跳得仿佛要炸开那般。苏小离再也顾不得子的矜持,熙熙嚷嚷的街头,苏小离踮起脚跟,吻上了安默的唇。
  
  三年了,苏小离想了无数次和安默见面的场景,和他相拥相吻时的感觉。当想像全部变成的时候,苏小离被突如其来的击得晕眩。苏小离胜利了,所有的等待,所有的艰难,在安默面前,都变得微不足道。
  
  是的,有谁能想象的出,自己爱了三年的人,第一次和他见面时的?又有谁能想象的出,到底是怎样深的爱,才能让相距千里的两个人,一直等待、坚持了整整三年?
  
  年的圣诞节,安默贷款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新房,并向苏小离求婚,苏小离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给她的承诺,终于实现了。他们没有举行婚礼,也没有通知亲朋好友,除了那张红色的证书,还有床头上贴的大大的喜字,没有人会相信他们已经结婚。
  
  苏小离不想大张旗鼓地庆祝,只要两个人相爱,结婚的形式就不再重要,何况如果要举行婚礼,必定会宴请双方的亲友,安默是个孤儿,苏小离不想让热闹的场面再次勾起他不堪回首的。
  
  新婚夜里,苏小离依偎在安默的怀里,幸福的想,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么我和安默,也应该是一世的幸福吧。
  
  苏小离甚至想到一句很矫情的话,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然而安默显得很内疚,他觉得亏待了苏小离,上哪有没穿过婚纱的子?
  
  苏小离假装凶狠地去掐安默的脖子,就是要你觉得内疚,你得好好对我,如果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做鬼都饶不了你。
  
  本来只是一句玩癫痫病人能结婚吗笑话,安默和苏小离的眼神同时暗淡了下来。安默抚摸着苏小离的头发,冷不丁冒出了一句,小离,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样?苏小离沉默了好久,说,那如果我死了呢,你会怎么办?
  
  安默的话没法不让苏小离不多想,她开始处处留意安默,苏小时当时就想,是不是安默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为了不让她难过,不给她增加压力才一直瞒着她。
  
  苏小离翻遍了安默的公文包,翻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没找到一张病历,却在塞满各种旧杂志的书柜里,找到了一个陈旧的录音机。
  
  播放键按下去,一个微弱的声音一点点地将苏小离撕裂:哲生,我的好兄弟,无论如何,你也不要让小离知道事情的真相,我走了,你要接管我的幸福,替我好好地爱她
  
  苏小离已经忘了怎么哭,她怎么也想不到,她爱的安默,其实早已经死了。从2008年年初开始,就是他的好兄弟哲生在替他写邮件
  
  真的安默,在大学毕业不久,就被诊断患了骨癌,安默抱病坚持给苏小离写邮件,直到身体再也不允许他对着电脑。哲生是和安默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知道安默和苏小离之间的所有事情。安默说,假如爱是毒药,他爱苏小离爱到了骨髓,所以才会得了这个该死的病。安默想象不出苏小离知道他会死的真相后,会是怎样的情形。
  
  哲生无法拒绝好兄弟的遗愿,他真的听了安默的话,接管了安默的幸福,替他来爱苏小离。可是,爱也能代替吗,去假装爱辛不辛苦?
  
  听完录音,苏小离哭的撕心裂肺,她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安默从不给她打电话,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幸福,否则便是辜负了安默的一片苦心。
  
  哲生回到家后,苏小离决定要像什事都没发生似的,继续把他当成安默。那一段时间,苏小离问哲生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湖北癫痫病治疗好的医院是不是真的爱我?
  
  哲生一次又一次的用发誓,小离,我爱你,真的爱你。
  
  苏小离很想问他,像哲生那样爱吗?
  
  可苏小离最终问不出口,有些秘密,是不能说出口的。一旦全揭晓在阳光底下,幸福就真的会像泡沫那样灰飞烟灭。
  
  哲生不在的时候,苏小离整天以泪洗面,一遍遍地听着录音机里安默的声音,那是他结束生命前对苏小离最后的爱。
  
  那段时间,苏小离的身体越来越弱,原本就清瘦的脸变得愈发苍白。哲生坚持陪她去医院,苏小离宁死不去。直到她病倒在床上,她又一次问哲生,你是不是真的爱我?
  
  哲生说,??p>苏小离的脸上依然是淡淡的笑,可是眸子里分明闪烁着晶莹的泪光。她说,像安默那样爱吗?哲生愣了一下,随后就开始哭。这是苏小离第一次看到哲生在她面前哭。苏小离知道哲生把这个秘密隐藏得太深、太辛苦,内心承受了了太多无法言说的痛楚。
  
  哲生说,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了。
  
  苏小离哽咽,你知道吗,其实,去年我就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安默是我能坚持到现在的动力,可是现在他不在了,我的生命也要走到尽头了。我想见他
  
  哲生陪苏小离来到陵园安默的墓碑前,这才是苏小离与安默的第一次见面,天上地下,阴阳相隔。苏小离跪在安默的碑前撕心裂肺地痛哭,她一遍遍地抚摸、亲吻着安默的名字。直到她再也没有力气痛哭,苏小离在昏迷前的最后一刻,她好像真的见到了安默,他在天上对她微笑
  
  两天后,陵园里安默的墓碑旁多了一个墓碑,上面刻着:安默之妻苏小离之墓。两个墓碑的右上角都刻着这样一行字:等待,只为与你
  
  

上一篇: 爱国的手抄报图片大全 下一篇: 随想
© zw.vkghs.com  朝不信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