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拾遗先锋 >

故乡的季节河

  深秋,大地显得沉寂且有些枯燥起来。遥望星空,那璀灿的银河猛然使我想起故乡的季节河来。此时的故乡,也应是秋风萧瑟,落叶满地的时候了,那一条条流淌了大半年的小河,常因干旱风多,雨水极少而逐渐干涸了吧。
  
  故乡位于皖南丘陵地带,在诸多山谷之间所形成的一条条小河,大都是季节河。雨季的时候它常常是水流不歇,甚至洪水泛滥;而枯水季节,比如现在的深秋,则河水往往断流,河床裸露。在我的故乡,这样的季节河很多,它们常把散落在山脚两旁的村庄一分为二,在几里路的东西河流上面,是一座座石拱桥把南北的村子紧锁在一起的。这些石拱桥历经几百年,在夏季洪水奔腾的冲击下仍然完好如初,显示出故乡人们的聪明与才智。然而,在我的童年,对于枯水时的小河,印象却是更深刻的,因为在那里,留下了我许多的记忆。
  
  大约咬牙、翻白眼、愣神等,这是怎么回事?过了中秋,小河的水越发地少了,到了深秋或初冬的时候,小河便彻底的断流,那一块块洗白的石板在河床的中间就裸露出来,还有一颗颗硕大的鹅卵石,但上面常是覆盖着尚有些葱绿的苔藓,在秋阳的照耀下散发着一丝丝鱼腥味。河床中低洼的地方,却仍有些积水的,更多的是一些肥沃的黑淖泥。那时,我们经常沿着干涸的河床快乐地游玩着,当走到石拱桥的下面时,只要有兴致便可以大吼几声,而石拱桥也作相应的回声,非常地有趣。当然,有时我们在河床中也做一些“正经”的事。比如,翻开一块石板,自然那石板与泥土之间要有些空隙的才好,便能找到螃蟹的。螃蟹个个肥肥的,大大的,它们见到我们后便显出极不高兴的样子,先是红着脸,然而就高高地举起双鳌,象在示威,也象是在投降;或者在黑泥中,我们顺着柔软的淖泥插进双手,然后再把泥翻转过来,若运气好的时候,便能逮到一条条黄褐色的泥鳅。那泥北京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鳅由于一整夏的饱腹,准备过冬了,见到人似乎无动于衷,只想懒洋洋地从手指缝里溜去。记得有一次傍晚,我和弟在离家不远的河床里,在一棵大柳树的下面,我们足足捉到约有两三斤的泥鳅,回家后把泥鳅渡了清水红烧后,便成了在那个缺少荤腥的年月里最丰盛的一餐。
  
  当然,故乡的季节河,这样的枯水期却并不长,略显短了些。随着冬天的到来,几场大雪便把小河填得满满的了,待春天来到的时候,经微微暧风吹送,均化作涓涓清流。于是,故乡的季节河苏醒了,唱起了欢快的曲子,与春燕、柳梢相互拜访,然后奔向远方,又进入了一年之中的繁忙的征程。很快夏季也到来了,多雨的季节便光临故乡,雨水逐渐增多,小河的水涨了起来。经过几场连续的大雨,山洪就狂怒似地暴发了,那一股股和着黄泥、沙土及树枝草根的洪水,从五百多米的山涯上倾泻下来,一齐涌向小河,河水进入了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极其亢奋的状态。由于水流湍激,洪水轰隆隆地咆哮着,如沉闷的雷声,小河的两岸几乎被震荡得颤抖起来。这个时候,你若到河边去看一看,那奔腾的洪水真是汹涌无比,惊心动魄,它们急切地打着旋儿,滚着花儿,浩浩荡荡,飞流直下。每到这个时候,父亲便担忧并忙碌起来,因为我们的土墙老屋就在河岸上,而洪水往往是半夜暴发。于是父亲穿着蓑衣,把裤脚卷得高高的,手握一把铁锹,随时准备着疏通老屋后面及东侧的小溪,让涨满的溪水顺道流向小河。此刻的小河充分发挥了它的作用,经受了巨大的考验。当然,洪水过后,小河的水便很快地缓和下来,浑浊的泥水也变得清澈了。或许是因洪水冲击,河床变得深了些,里面一下子多了许多的鱼虾及浮游生物,而小河两岸也热闹起来。我们也可以在河边钓鱼了,大妈、姑娘们也来到河边,她们一边洗衣,一边聊天,流水声、搓衣声、欢笑声一起在小河的两岸回响……请问怎么做才能减少癫痫的发作?
  
  故乡的季节河,就这样年复一年地经历着枯水期与洪水期的轮回,它是如此地普通甚至于有些笨拙,与那些又宽又长常年流水的大河相比,几乎有天壤之别。然而,几百年来它一直用自己清瘦的身板,用不太富裕的乳汁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它承受了洪水的肆虐,约束了洪水可能带来的灾害,它也给了我童年的许多记忆,她一条有了灵性的河。岁月的艰辛,虽然掏空了它幸福和希望,但它一如母亲,用温柔的胸怀,真诚地奉献着她的乳汁;它更象父亲,似兄长,用它那强有力的臂膀保护着人们,给了人们生存的空间和战胜大自然的信心,领着我们走出山岭,来到多彩的外面世界。
  
  深秋,夜里。凭窗遥望着深邃而清凉的天宇,那闪闪的银河,浩瀚而无边。梦中,它仿佛一下子变成了故乡的季节河,一样的璀灿,一样的无穷无尽。

上一篇: 别背负太多 下一篇: 活的优雅些
© zw.vkghs.com  朝不信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