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识其不可 >

我俩牵手走人生

【导读】连续九个小时的骑行,磨破了裤裆、流尽了汗,找个人家搭宿睡地铺,一躺便不愿动弹。向房东要来开水就着从家里带来的馒头和米粉狼吞虎咽!回想那时真是苦不堪言。
  
  一九八一年的,炙烤得地面发烫。我满手油污地在家里修理自行车,忙得没直起过身子,零落的车件撒了一地,满脸的汗水和着油泥把自己涂成了个大花脸,简直滑稽极了。
  “毛云姐在吗?”一声娇嫩的问话把我从忙碌中拉了出来。抬头一看,一道亮丽的出现在眼前。看来人,一身红点格子花的衣裙映着脸上甜甜的笑把我惊得呆了,半天没回出声。
  “你是毛姐的弟弟么?”被我看得不好意思,连着又问了一声。
  “是,是,我是她小弟。”我这才赶紧回答她的问话。“你坐、你坐。你喝水吗?”我忙去拿水瓶倒水。
  “你喝吧。看你忙得一头大汗,肯定是渴了。”她赶紧用手挡住我。说:“我来,我来。我不用你招呼了,我给你倒杯水吧。”
  不知怎么了,突然之间从我的心底涌起一股暖流,令我有了一种异样的燥动。待仔细端详,忽然又有了一种似曾熟悉的感觉,恍惚在哪里见过,让我心旌摇荡。
  “你是谁呀?找我姐有事吗?”我赶紧问道。
  “我是和你姐在轧花厂的同事,做工。我要去上学了,来和她,她不在吗?”
  “我姐去镇子里了,要明天回来。”我答道。“有什么话要我给你转告吗?你叫什么名字哟?”我连忙问道。
  “我叫钟瑛呐。我今年系统内招工录取了,分在公社卫生院上班,明天去县里参加培训班呐。”她大方地向我介绍起自己。
  我赶紧也作了介绍。“我今年毕业了,分在邻镇中学教书,九月份开学就上班了。”
  “那恭喜你呀!”她腼腆地伸出右手向我表示祝贺。
  我连忙双手紧紧握住她的手说:“我也祝贺你呀,的白衣。”
  这是我和钟瑛的第一次见面并相识。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便心有所属了。每隔二天用备课纸精心制作一个信封,在右角上用红水笔画上一朵含苞的红,内藏着我饱含爱意的素笺片片寄去我的。说起来,这是不是老天成就了我们的缘?在以后的里,我们虽然没有花前月下的温馨漫步,也没有海誓山盟般的宣言,有的只是癫痫需要检查什么一份彼此的和。人都说没有一见倾心的真情,而我却说冥冥中缘份钦定,情在苍天!
  一九八三年的,我们结了缘。正月初八是我俩步入殿堂的那一天。幸福与自豪漾溢在我们的笑脸。亲友的,对的企盼,随着这一天的来到,让我们充满了幻想,憧憬在以后牵手走过的日子里,一定慢慢会迎来幸福的明天。可谁知,老天却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人以严峻的考验,看你的心诚不诚?意志坚不坚?
  记得那是八月天,我们的爱情之树己发芽、生根。妻鼓着肚子令我连连。我要做了!这是我向世人骄傲的宣言。就在我陶醉在幸福中时,一件意想不到事突然发生。记不住是哪一天,妻感觉颈部有了点不。按压时感觉有包块隆起,似乎是淋巴肿起,淋巴发炎。我随意说:那是生娥子。(平常见人颈部肿大用生海带贴敷,都说是生娥子)轻语一言。虽然说得很轻松,可心里却终是放不下来。恍惚间好象在外边听人说过关于肿瘤的事,第二天便立马带她去了县人民医院。挂号、门诊,跑完了该做的科目,大夫说还要进一步诊断,得做活体检验。那时候县医院还做不成这个检验,必须取样后送到省院,来回需二十多天。为了慎重起见,我一定要配合做个活检。于是,穿刺、取样封装过后就是我等待的宣判。
  二十多天后,接县医院通知,要我带妻直接去省院作进一步检查。当时我心格噔一下,犹如坠入了冰窟,心头一片茫然。
  我瞒着家人,轻轻对妻说:“我们出去,顺便再做个化验。一来让大家放心,二可等待孩子降生。”(那时孩子快六个月了)
  妻无语,看看我后说:“没事,我再不去检查了。”
  我说:“我很想去省城看看,就当陪我好么?”
  也许是一片真心,妻随我去了省院。找了家旅馆安顿下来,等待了一个星期,难捱的这七天令我坐立不安,备受熬煎。星期二的九点,我取来了报告单,鼻咽ca,这个名字令我很茫然。这是什么意思?我一人直奔肿瘤科找医生。当班的吴大夫告诉我鼻咽ca就是鼻咽癌,这种病必须得放、化疗,你要先引产。吴大夫的话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把我震得无措茫然。天哪!我们才不到一年,无辜的孩子还没有出生,我怎办?我怎办?要治病还得先引产,多么残酷的,多么的令人难言!
  回到旅馆,我强压难过对妻说道:“你没什么没大病,放心!只是这孩子得引产拿掉。我说引掉算了,等治好病我们还能再生。”妻坚决地表态说:“不行,要治病也得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呀?不然这病我不治了,我是什么病你得给什么药专治癫痫病我明说了。”她拉起我直奔医院。并不断地说:“何况我的工作也是在医院。”
  肿瘤科的几位大夫很是耐心,做起病人的工作来是温情委婉。他们说病情的危害,药物的对孩子都是致命的侵犯,不拿掉孩子这病没办法使用任何药物和进行放射治疗。妻不管大夫们如何劝,就是不肯答应地说:“等我生了以后再来治病吧!”原来她在确知病情后己打定了一个主意,如果她真的不幸天年了,也能给我留下一条根。
  大夫们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了妻的意见,并做出了一个决定,等你生产了,赶快来住院,我们给你预留床位。不知是连日的奔波、劳累,还是妻的身心太疲惫,也许是这孩子再也不愿意经受长途的颠簸,耐不住在黑乎乎的里等待,为了妈妈的健康,她提前来到了这个世上!的第七天,妻早产了。产下了一个不足二公斤的女婴,小得可怜。不知能否养活,谁也不敢断言。还是在第七天,我背负产后虚弱的妻踏上了去省医院治病的征途。嗷嗷待哺的丢给了年迈双亲抚养,看管。这次我一定得让她把病彻底治好!这是我此刻唯一的心愿!
  医生!感谢医院!我带着妻顺利地办了住院。而后是无休止地放疗,化疗和检验。历时十八个月的住院,结识了四十五位同室病友,可说老、中、青、幼齐全。因为产后虚弱再加上此病对食物的禁忌,我跑遍省城去寻找她能补一补的大餐:鸭蛋。(那时因为计划经济时期,要买点什么可真不容易)因为产后,半个月的时间,妻双乳充盈,孩子又不在身边,饱胀得难受,我没有办法,只好像孩子样吮吃了近三个月的妻乳,解除她对女儿的思念。为了配合治疗,我在他们病友间建立了个联系站,让他们把治疗中的心得、体会彼此交换,以便取得较好的治疗效果。时至今天,她的同室病友们早已经天年用尽,远她而去了。也许是我对妻的真诚了上天,上天独对我留下了一份眷念,苦难的妻最后终于康复出院。
  多少次深夜喂药、弄炊,多少次寻方问药,多少次背负搀扶,为了一个偏方我穿越了四县一百多个乡镇村寨,为了一味中药,我走了数不清的药铺、问了采药人无数。情坚赢得天点头,意钢吓得病魔逃。在正方,偏方的相互作用下,妻终于健康地走出医院,回到了家。虽然以后的每年定期检查不能间断,曙光己在前面显现!头发脱了能再生,牙掉光了做假牙!暂时没有了这些,你仍然是我心里一朵不败的花!
  病治好了。回到家里时,我一身已是债台高筑,穷困潦倒了。我和妻的月工资加起来不足六十元,而为妻治病所借欠的外债已达两万多癫痫病人怀孕期间可以吃卡马西平吗元了。怎么办?还有妻待后复查的费用啊。面对如此巨额的债务和病后虚弱的妻子,还有我那苦命的幼女,我该怎么办哪?如山的重荷压得我伸不起腰来。我暗忖,凭我和妻的工资要想还清她治病所欠下的债务,一家人是不吃不喝也要几十年哪!怎么办?我经常和妻商量,一定要找到一条自救的道路,以摆脱眼前的困窘局面。
  那时起,我便开始寻找自己的第二、第三、甚至是第四职业。首先,因为我家在想到的自然是土地,但是我们一家都是吃商品粮的,虽然住在农村却没有资格分得土地,想种,却无地可种,身不能为。这怎么办?靠劳动吃饭,我下定决心在荒滩湖边开荒种地,种疏菜。于是我利用休息时间开荒拓地,精心耕作。在房前屋后、地头田边广植速生树木等经济作物。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八五年的夏天,我收获的第一担辣椒换来了六元钱的收入时,我俩都乐晕了。要知道那时候一斤辣椒才一角二分钱,我卖了五十斤哪!就是这汗水换来的六元钱给我带来了、带来了光明!
  就在这个夏天,为了抗旱我每天光着膀子要给菜地浇上三十担水,皮肤都被罩上了紫铜色。辛苦的劳动给了我丰厚的回报,土地中自有的源泉。却也在我心田引起了强烈震颤!为什么呢?我辛辛苦苦劳动经年,皮掉了一层,鞋底磨穿,两手的老茧(在二十五年后的今天依然)换来的不过是十几张拾元券,要靠它去还债不知要积攒到何年。为此,我寻求更好的方法来增加经济来源。
  一九八六年,我陪妻去省院复查检验,在医院我见那些女医生们个个挎着小坤包喜气盎然。不时见求医的小姐、妇女拎着小坤包分外耀眼,我的头脑中顿时灵光一现,立马主意打定,何不看准市场搞流通呢?
  于是,在复查结束的第二天,我便带妻去了省城那时候刚刚开放的小商品市场转转。琳琅满目的商品令我眼花缭乱。我问妻:农村这几年也大有改变,不知带些坤包回家能不能销得出去?妻说:凭我的感觉会有子!我当即决定挑一个最时髦的坤包送给妻、免费做广告宣传。我利用看病余下的钱带了十五个坤包回家试销看能否赚点!说来你不信,那时还没时兴真皮坤包,一般制品都是革的。一个包的进价才二元二毛钱。谁知回到家,便没用到一天时间以每只伍元捌的好价钱被抢购一空。于是,我认定了我的第三职业:商品流通。其实也就是干起了小贩。
  起初的半年多时间里,我以专销坤包为主,联系了一些商店专门订购销售。随着市场改革的步伐,那时,正处在由计划经济向开放型经济转型的时期。我看准这个时郑州癫痫病医院机,努力扩大自己的经营领域。由单一型向多功能型转变。那个时期商品有两种流通渠道,一为计划内,一为计划外。而计划内与计划外的利差有着很大的。我眼光瞄在了这个空间上,心里盘算开了。依我销售坤包的经验,市埸会很快疲软。要搞就搞周期短、见效快的糖、酒、烟。因为这些商品需求量大、周期短而利润又相对丰厚,消费群体大。所以在后来的经营中全力以赴,奋勇向前。
  在原始的资本积累阶段,因为没有资金,放不开手脚大干。为了进货,我一人骑自行车去一百多公里外的地方进烟(因为烟是控购商品),完了还得改变包装要躲过道道关卡检查的锐眼。路上舍不得买水喝,就在动身前用公费医疗证去医院开出两瓶盐水带在身边。记得第一次远行,我一人好,只有车架上的一根绳子和修车工具袋是我伴,心头一片茫然。连续九个小时的旅途骑行,磨破了裤裆、流尽了汗,找个人家搭宿睡地铺,一躺便不愿动弹。向房东要来开水就着从家里带来的馒头和米粉狼吞虎咽!回想那时真是苦不堪言。
  随着经验的积累,我的生意经营得越来越好,慢慢做大。我和妻说:你照顾好孩子、照顾好家,我除了上班便全力以赴抓经营!(说到这里,我得特别感谢我年迈的。那时我己年逾古稀、亦近古稀。是他们帮我负责销售)我除了进货,有空就骑着自行车为客户送货上门,并了解需求做好下阶段方案。
  那时候,因为烟草稽查很严,不管你如何逃避也有被逮着的那一天。不幸得很,我三次进了学习烟草专卖条例的班。当然货被厂价收购并罚了总额百分之八十五的款。其实这还是较轻的裁判!一九八九年的四一三,漫天的冰雹要把钻穿,我押货途中受尽了打击、车都被狂风掀翻。损失了货物(肥皂)躲过了一场灾难。人都说:“破了财、折了灾。”这句话真的很灵验。在后来的日子里便得到了应验。
  随着市场改革的步伐加快,商品市场的全方位放开,我逐步了流通这条渠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我们那里业余生活缺乏,通信条件极差,我和妻商量停掉手头上的业务开个书店及像馆,兼办公用。既丰富了群众业余生活,又方便了广大群众并也能获得适当效益。于是,我们便从此进行了战略大转移,一切从零开始。忘了告诉大家,通过几年的辛勤劳动,终于还清所有债款并开始逐步改善条件。妻用病弱的身体为我抚养了一双儿女,呕心沥血,全忘身残。一切全靠上天眷念,、的倾心帮助和关怀。我们的生活一天好一天。在这里我衷心祝愿:好人平安!  

上一篇: 人生路上随想 下一篇: 诗人的书信
© zw.vkghs.com  朝不信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