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拾遗先锋 >

抗日英雄滕久寿的故事_故事

  孙永勤(1893—1935),热河兴隆人,民众抗日救国军军长。2019年9月1日,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人物生平

  出身于富裕农民家庭。他身高力大,手脚快,枪法准,经常夜读《说岳全传》、《水浒传》等历史小说,淡泊钱财,崇尚忠义,爱为贫弱排忧解难。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孙永勤出任防匪护村的民团团总。热河事变后,在共产党人关元有等协助下,于兴隆县黄花川举行抗日武装暴动,建立民众军,打起“天下第一军,均富又济贫”的大旗,没收了地主张禄增的财产,全部分给当地贫民,不久即发展到5000多人。1934年5月,在兴隆县五指山双塘子一带休整时,中共遵化县委派军事干部徐英与孙永勤会晤,使之接受中共的抗日主张,将“民众军”改为“抗日救国军”。军队设立了稽察处,由地下共产党员张志全负责,在整肃军纪时,将多次抢劫民众财物的中队长陈志处决。抗日救国军转战热河、冀东数百里,捣毁日伪据点上百座,毙伤俘日伪军5000多人。

  1935年5月24日,孙永勤等抗日将士400余人,同日军血战于遵化茅山,壮烈殉国。

  主要事迹

  孙永勤出生于热河兴隆县一个富裕农民家庭。7岁入私塾学习,后回家务农。从小好武术,行侠仗义,主持公道,村人送他绰号“黑脸门神”,远近闻名。清末民初,长城以北地区的山林匪祸不断,百姓苦不堪言,热河地区的乡村纷纷成立民团,抵御土匪袭扰。孙永勤因作战勇敢,富有指挥才能,加之能团结众人,很快被推举为副团长、团长。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寇步步蚕食我国领土。在抗日则生、不抗日则亡的生死关头,1933年4月,孙永勤与好友关元有、赵四川等人,在一座大庙中歃血结盟。勇敢地树起了“天下第一军,均富又济贫”的大旗,正式宣告成立民众军。制定了“不贪财、不扰民、不奸淫、不投降”的四大军规。民众军很快发展到五百余人,并进行了整编,孙永勤任民众军团长,下设三个队,关元有、王殿臣、赵四川(三人均为中共党员)分任队长。在长城以北的深山大川里与日伪展开了殊死斗争。滕久寿(1899—1932),字祺之,贵州省都江县人,著名抗日英雄。黄埔军校潮州分校战术教官,国民革命军吴淞要塞司令部少将参谋长。1932年2月4日在凇沪抗战中壮烈牺牲。

  主要事迹

  青年投军

  滕久寿(1899—1932),贵州省都江县人。父亲滕子清于清朝末在都江厅任职。滕久寿“少雄武,有节概”,常以“精忠报国自劢”。民国8年(1919年)毕业于贵州陆军讲武学堂炮兵科,历任黔军排、连、营、团长等职务。民国15年到广州,投奔国民革命军,先后任中央军校潮州分校教官,潮州警备司令部参谋处长,以后又调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七军二师及第十军二十九师参谋长,民国18年被调到第十九路军吴淞要塞司令部任参谋长。

  血战日寇

  民国21年1月28日夜,日本海军陆占队借口向上海闸北阵黑龙江有哪些癫痫病医院地发起了全线攻击,并集中火力轰击杨子江的第一门户吴淞要塞。当时要塞司令临阵辞职,对敌人没有任何反抗。在紧急时刻,滕久寿奉命督战,登上炮台,率领全体炮兵奋勇还击,屡次击败日军的凶猛进攻。

  为国捐躯

  开战后的第7天,2月4日上午10时左右,敌舰13艘,飞机20架,向要塞炮台轮番轰击。吴淞全镇变成火海,炮台内到处是一、二丈深的弹坑。滕久寿巍然坚守岗位,指挥抱兵奋力还击。突然,弹片击中左膀,鲜血染红衣服,随身护兵请参谋长暂时退避,滕久寿坚决的说:“我辈军人,负有保国卫民之责,速还炮杀敌,后退者枪毙!”话未说完,左腋又中敌弹,炸去了右手,接着,弹片又穿透胸腹,倒在血泊中壮烈牺牲,时年33岁。战火中,士兵将其遗体用棉絮包裹好后,就地掩埋。同年3月中旬,遗体安葬在上海永安公墓。

  举国悼念

  滕久寿奋勇抗日,为国捐躯,上海各界爱国人士和全国人民同志钦佩。十九路军领导人蔡廷锴领衔组成治丧委员会,濡墨挥毫,写下“血洒松沪”4字,宋庆龄也发表演说,赞扬十九路军和滕久寿将军奋勇抗敌的爱国精神,上海各报报道了滕久寿将军的英勇壮举,大夏大学教授王蘧常撰写《滕将军传》,上海人民和十九路军官兵的抗战热情更由此大为激发。

  追认烈士

  1984年6月26日,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原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吴淞要塞司令部参谋长滕久寿将军为革命烈士。同年7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为滕久寿正式颁发了《革命烈士证明书》,执证人为滕久寿将军的次子滕树威。

  生平经历

  出身豪门

  滕久寿出身豪门。父腾子清,清朝末年于都江厅任职,生有四子。久寿为三子,比何应钦小9岁,少聪慧,为人正直仗义,有豪气。先入私塾,后进当地小学堂读书。常不满其父兄气压百姓。

  1917年,王文华和何应钦恢复贵州陆军讲武学校,何应钦参照自己上过的武昌陆军中学、日本振武学校、和日本士官学校的经验,为贵州陆军讲武学校制订了教育、训练大纲,挑选学校教官和职员。以十万元作为开办费,购置设备。王文华为监督,何应钦为校长、王绳祖为教育长,涂传忠为校副官,王嗣楷为教育副官,还有军事、战术、兵器、地形筑城、交通之教官各一名,队长一名,军需官、军医官、书记官个一名,助教若干名。一切办妥后,便向全省各地颁布招生通知,进行第一期招生。招生对象为高小毕业以上学历或有相当高小以上学历者,直接由黔军各团保荐的士兵优先录取。同时为了防止贵州军事人才外流,何应钦请求刘显世以督军兼省长的名义发了一个通令,要当年所有考取云南讲武学校的贵州籍学生,可不参加本省考试,直接进入贵州讲武学校就学。应考者需先经过体力、视力、听力的检查,才有笔试资格。笔试科目为国文、算术、军事策论。军事策论最为重要,其范围或或分析中外战例,或详论古代兵法,或探究当代军政之得失等。共有六七百名青年应考,经初试、复试两阶段,第一批仅招189名学生,滕久寿为其中之一。兴义人占28名,有刘显世次子刘剑吾、侄子刘干吾、刘曙吾、刘练吾、刘璧璋等。后来成为桐梓系之两员干将江国璠、犹国才亦同期录取。7月3日,一度停办的贵州讲武学校重新开学。#p合肥癫痫病的治疗技术#分页标题#e#

  壮岁从戎

  滕久寿学的是炮兵科。进校第一年,被授入伍训练,第二年再进入讲武学校,学习战术学、交通学、地形学、兵器学及典范令,课程采用日本士官之教材,他们的顾问是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的能修村少校,协助策划教育训练工作。讲武学校学生纪律严明,颇得社会好评。学生要严格遵守军队内务、卫戍服制、卫兵勤务、服装、武器、背负保存等规定。每一学期对上述规定中的任何一项,违犯三次者将受处分。考试时不论学科、术科有两门不及格者,不得升级,三科不及格者,将勒令退学。滕久寿就是在这样的严明的学习返京中严格要求自己的,而且他是贵州边缘之地来的,他明白只有好好学习,才能获得出路。要以何应钦校长为榜样,学习王文华的军事战略思想,跟随王、何两人的思想和看法,是很必要的。因此,滕久寿也是王、何的拥护者。贵州陆军讲武学校是贵州最好的军事学校,也是西南地区著名的军事学校。滕久寿与同学们热情澎湃地学习,他们相信,将来某一天,黔军就是他们的施展才能的阵地,是他们实现自己的一切理想的工具,也是他们的家,黔军干将肯定是他们这一帮人了。所以,每个学生无不勤奋学习,把知识扎实起来。他们根本看不起刘显潜在兴义办的随营学校,学生们在何应钦校长的领导指挥下很振作、很自豪。

  发挥才学

  1919年,滕久寿毕业。历任排、连、营、团长等职务,有军事才干。滕久寿在一系列战争中,终于展示出他在学校学来的军事才能了,很是得到上司的重视。成为黔军嫡系派人物。

  1920年11月何应钦、谷正伦等人发动军政事变,逐刘显世。此时何应钦身兼黔军第五混成旅旅长、黔军参谋长、全省警务处长、省会警察厅长、贵州陆军讲武学校校长、少年贵州会主任理事、警察协会会长、八十一县同乡会会长,红得发紫,权倾贵州,为他人所侧目。后又兼贵州中央防区司令,辖区有20县。第二混成旅旅长谷正伦兼第二防区司令,辖区19县。后谷、何之争,两人都被迫离开贵州。

  王天培于1919年第二团团长,跟袁祖铭混。

  1919年毕业后,滕久寿到王天培团里当见习排长。后随王天培入川南作战。

  1920年9月,黔军在四川战败,撤回贵州,黔军编为5个混成旅,其中第二混成旅旅长谷正伦,辖2个团,第一、二团长分别是彭汉章、王天培,滕久寿任排长;1921年6月.孙中山下令讨伐桂系军阀陆荣廷,黔军响应。以第二、第三混成旅出黔,由谷正伦率领讨桂。孙中山任命讨桂黔军为中央直辖军,编为2个纵队。第—纵队纵队长彭汉章,第二纵队纵队长王天培,滕久寿为副连长。谷正伦部队攻克柳州。这时候何应钦与谷正伦争权,谷正伦从广西跑到贵阳的时候,其部王天培、彭汉章已暗中拥戴袁祖铭“定黔”,王天培也从榕江尾追到贵阳郊外。谷正伦、张春浦、窦居仁、胡锳均无力与抗,纷纷出逃,黔军遂归于袁祖铭。袁任黔军总司令后,将黔军编为6个师。

  王天培系袁旧时部属、当然拥袁,1922年遂被被任命为黔军第二师师长,滕久寿被升为连长,因滕久寿军事才能出众,旋即生为营长兼参谋长。滇军头目唐继尧乘贵州五旅之乱,派唐继虞统兵入黔,外假护送刘前督回黔之名,内行侵占贵州地盘之实。因云南唐继尧入黔而退至四川。

  随军作战

东莞市最权威的三甲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1923年以后王天培一直跟袁祖铭在四川混战两年之余,在川混战期间,滕久寿升为副团长兼参谋长。1925年王天培兼任贵州军务督办,滕久寿为团长,不久又兼第二师部参谋处长。一九二六年(民国十五年)夏,川军各将领提出“川人治川”,要求黔军退出川省。袁祖铭仍不想走,王天培坚决主张出兵参加北伐。先是国民党中央党部陆续派陈汉瑜,吴玉章(共产党员)来渝动员黔军参加北伐,王天培接受了吴玉章的动员,诀心加入革命行列。同年(一九二六年)农历五月广州国民政府任命王天培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军军长,王在綦江宣誓就职,随即出师取道湖南的东部,加入大革命.滕久寿随所在的王天培第二师入湘,循舞阳江而下,兵次新晃、芷江之间,黔军在洪江解决了巨匪唐大王、唐三王,沿途肃清其余残匪。到芷江,王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军军长兼左翼军前敌指挥。滕久寿所在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10军后亦随军北伐。

  1926年被调到黄埔军校潮州分校当教官,当时何应钦为分校教育长兼代校长,在分校任职的,还有办公厅主任王纯祖。在这里,滕久寿遇见了自己的老师和上司,也认识了曹万顺、杜起云,这两人就是后来第十七军的长官。后来又先后担任潮州警备司令部参谋处长、1927年秋任第17军第2师(师长邓振铨兼第十七军参谋长)参谋长等职。王天培死后,第10军内部陷入混乱。1928年初,滕久寿在这个时候重新返回该军,任第十军(军长杨胜治,参谋长李伯华)第29师上校参谋长,辅佐师长陈克逊在江宁整顿部队。1928年3月第十军军被编入第1集团军1军团,滕久寿再次参加北伐。4月俘虏直鲁联军军长、旅长各一人,并负责进攻济南,在山东配合友军作战。北伐胜利后,失去靠山的第10军被缩编为一个两团制的旅,各级军官也都陆续降级。其中29师被缩编为第10师(师长方鼎英,副师长杨胜治)29旅(旅长杨胜治兼任)57团,师长降任团长,滕久寿也随之降任该团中校团附,仍行使参谋长的权利。在57团混了一年多,那些被降职的将领因为不得志都陆续离开了部队,滕久寿也在这个情况下寻找出路。滕久寿与邓振铨是贵州陆军讲武学校的同学。在1927年至1929年一两年中,滕久寿与邓振铨关系一直不错,滕久寿长时间当邓振铨的属下。1929年,正巧吴淞区要塞司令部参谋长杜作镇因病请辞,于是在当年的第17军参谋长、现任要塞司令邓振铨的帮助下,当上了要塞司令部上校参谋长。1932年1月28日,日本以所谓“日僧被殴事件”作为借口,悍然发动了对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的进攻,“一·二八”事变爆发,日本海军陆战队开始围攻上海外围的吴淞要塞。

  艰难一战

  1929年调到第十九路军吴淞要塞司令部任参谋长,司令是刘振铨。吴淞抗战前,驻守吴淞的是第一五六旅第四团,旅长为翁照垣,团长钟经瑞。当时任吴淞要塞司令的邓振铨平日总在上海花天酒地过生活,警备司令部一再督促加强战备,他毫不在意,至一月二十八日下达了紧急命令,他才在当晚跑来警备司令部,说炮台还缺少配件需要补充,并说自己已请求辞职。戴戟司令严正告以在职一日必须尽到军人天职,缺少配件可通知兵工厂协助解决。当时的军政部长何应钦是邓振铨的贵州同乡,又是他在第一军北伐时期的老上司,当三、四两日吴淞要塞正在激战之中,竟批准了他的辞职,而派七十八师副师长谭启秀继任要塞司令。#p#分页标题#e#

  面对日军的猖狂进攻,要塞司令刘振铨临阵退缩,辞职脱逃,跑到南京去了,并公函致翁照垣说,要哈尔滨治癫痫正规的医院在哪滕久寿奉命督战,滕久寿暂代要塞司令职务,遇事听翁旅长指挥。滕久寿很清楚,面对从海空两面夹击、军力和装备都占绝对优势的日军,滕久寿孤军奋战必然凶多吉少,但是作为一名中国军人,他不可能有另外的选择。

  在多次击退日军进攻后的第七天,虽然伤亡惨重,吴淞要塞却依然掌握在中国军队手中。2月4日,“天气严寒,雪雨纷纷,雾又低,敌机不宜活动,我军依定原计划向该敌猛攻……攻至上午十时,各线无甚进展……伤亡官兵千余人”。敌舰13艘、商船1艘,日军第3舰队(司令长官野村吉三郎)第1遣外舰队(司令长官盐泽幸一)集中十数艘军舰对炮台进行猛烈轰炸。

  壮烈牺牲

  其实2月4日这一天上午一时左右,在黄浦江口内外往来移动,企图向吴淞要塞炮台进攻和趁隙登陆之势,滕久寿命炮台向敌舰瞄准射击,发几炮后,敌舰一部分退出口外,一部分驰进口内,在占领适当海面后,一齐向炮台还炮。一时炮声大作,愈战愈密。第七十八师第一五六旅旅长翁照垣命第四团迫击炮连、也发炮助战,我沿江一带的守军也以机枪向敌舰射击,敌舰也以机枪还击。

  这次炮战之激烈时前所未有的。其中不少准确命中我吴淞炮台,而我炮台仍继续发炮,直到敌机出战,我炮台几乎全被毁。这时恼羞成怒的日军出动共24架飞机,于炮台上空轮番轰炸,掷下重量炸弹无数,敌舰炮也配合敌机炮击,企图摧毁炮台。激战约两个小时后,我炮台已陷于瘫痪,炮台上先后被炸毁6们大炮。

  吴淞全镇几成火海,炮台内到处是一二丈深的炮弹坑。滕久寿巍然坚守阵地,指挥炮火奋力还击。一枚弹片击中滕久寿的左臂,随身护兵要他暂时退避,滕久寿拔出手枪,说:“我是军人,负有保国卫民之责,速还炮杀敌,后退者枪毙!”话音刚落,他的右腋又被敌弹击中,整个右手刀切一般被弹片削断,紧接着,又一枚炮弹爆炸,弹片直接穿透他的胸腹,滕久寿壮烈牺牲,时年33岁。

  滕牺牲后,炮台的炮兵更加决心击敌。在战火中,他们将腾将军的遗体用棉絮包裹后,就地掩埋。同年3月中旬,普善山庄蓝十字会前往掩埋之地,找到滕久寿将军遗体,又家属备棺收殓,将灵柩用轮船运到上海,由第19军军长蔡廷锴为主委的治丧委员会经办丧事,安葬在霍必蓝路永安公墓。国民政府追赠吴淞区要塞司令部上校参谋长为少将军衔。

  血洒淞沪

  滕久寿殉难后,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亲自写下“血洒淞沪”条幅,以慰英灵,上海《新闻报》、《申报》、《时事新报》都报道了滕久寿的英勇事迹。大夏大学教授王遽常虽“与将军实无一面之缘”,但出于爱国热忱,特从报上汇集资料,为滕久寿撰写了《腾将军传》。

  上海沦陷后,滕久寿将军之妻杨佩瑶失去了生活资助,被迫带着三个孩子经过长途跋涉,历尽艰辛返回原籍贵州三都县城居住,1975年病故。

  1984年6月26日,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原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吴淞要塞司令部参谋长滕久寿将军为烈士。同年7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为滕久寿正式颁发了《革命烈士证书》,执证人为滕久寿之次子腾树威。

  滕久寿戎马一生,“常以精忠报国自励”,“在军截然自异,严取与,耻私斗,唯以死勖所属”,“位日隆,人以为荣,公顾怏怏。闻东事起,常咄咄,益自淬励”。

© zw.vkghs.com  朝不信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