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王子比干 >

七彩云南_散文

  第一日(7月21日,星期三),赤

  2004年真是热得出奇,35℃以上的高温天竟然可以连续十几天。然而在赤日炎炎的中华大地上却有着一片平均温度只有20℃出头的土地,那就是云南。

  7月21日,我们云南旅游团在虹桥机场集合,乘坐上航的班机直飞昆明。全团一行虽然只有19人,但人员结构比较复杂,其中有父(母)—子(女)5对,夫妻4对,基本上就是“民间旅游团”。即便是公司职工也是来自各部门,从事各种工作,有市场、销售、仓储、财务、人事、理赔等等。很多人都互不认识,直到进了候机室以后,大家方才集合在一起。

  一下飞机,人们纷纷换上了长袖的外套,我们一下被带回了早春时节。赤色意味着热烈、热情,更可以代表火热。如果说上海天气的热浪是一种赤热,那么为了避暑而赶到云南的人就更是一种炙热。有七绝诗一首为证:

  赤日炎炎无雨兆,

  九州大地患高烧。

  逃离火海来仙境,

  尘世烦忧脑后抛。

  第二日(7月22日,星期四),橙

  石林是我们云南之旅的第一景点。对我来讲是故地重游,13年前这里曾经举办过中国艺术节,全国各地的少数民族都组团前来参加,赛歌跳舞,到处都是艳丽的服装,好客的姑娘,我作为游客反倒成了稀客,被拉倒这里赛歌,托到那里跳舞——艳福不浅。这场面再也不会有了。

  全国各地是天气热,云南是旅游热,平均每天有一万多人进入昆明,石林等地是必游之处,其中的人多状况可想而知。

  第一次外出,各人的习惯都是未知数,加之团中有老有少,所以能够顺利走下来就算上上大吉了。一圈转下来,大家都很守时,看得出,团员们都很有修养。在莲花池畔,全团成员合影留念。

  在天然舞场,大家手拉手,围成圈,跳起了“阿细跳月”。歌声并悠扬,舞姿也不优美,但是我们是一个整体。手拉手,不仅是跳舞的要求,更是我们团结友谊的象征。

  在颜色中,橙色的寓意正是友谊和友情。

  从石林回来,导游直接把我们带到了“七彩云南”,一个典型的大型购物场所。上海人特有的购物欲望在这里可以尽情发泄,只要带上足够的钱。虽然我知道这里的东西很贵,但终于也没有守住,为朋友买上了一些三七粉。

  晚上,我们乘火车从昆明向大理进发。诗曰:

  天外飞来万朵云,

  神刀鬼斧未留嘉兴儿童癫痫病专科医院痕。

  流传千古阿诗玛,

  怪峰奇石铸戏文。

  第三日(7月23日,星期五),黄

  旅游中最忌讳的就是不守时,如果搞错了时间就更无法容忍了。阿梅告诉我们火车早上六点到达大理,实际是九点半到达。我们分散在5个车厢,从最前面的加1一直到最后第12节车厢,大家互相之间也无法通气。到了5点多钟,华东空运旅游团的人都提前起来洗漱。整个列车中似乎只有我们19个人被蒙在鼓里,我们像地下党似的,在各个车厢一起起来活动,有齐刷刷地一起到下睡觉。9点20分车靠大理站。丽江的导游和司机也和我们一样搞错时间,他们的心情也许我们更糟糕,因为他们早上5点多钟就赶到了火车站,而我们则至少还可以在车上再睡3个小时。考虑到了这一点,我一见到导游就说:“让你们久等了。”这样,我们和导游之间的隔阂还没有产生就被消除了。事实上,导游和司机在6点没有接到我们就已经把昆明的导游大骂了一顿。如果我们再埋怨丽江的导游,无疑是火上浇油,对我们有百害而无一利。从后面的情况看,丽江的李导是几个导游中最好的一个。

  黄色的寓意是智慧和光荣。我们主动和丽江导游和司机亲和,就显示上海人的智慧。

  在大理,我们的购买欲第二次得到释放。我在那里用了50元钱购得一付云子,用20元钱从一老妪手中购得一块老玉。

  午后,我们驱车从大理赶往丽江。左苍山,右洱海,一路向天行。哗然有人说,下雨了!路边什么动静都没有,天上还挂着太阳,怎么就下雨了呢?再一看,大客车前的雨刷在摆动,真的下雨了。这就是云南十八怪中的一怪——这边下雨那边晒。正纳闷着,车窗上映现出了一抹彩色。再细一看,原来是彩虹——两山之间,平地之上,架起一弯彩虹。彩虹一直跟着我们,不一会儿,天上又出现了一道更大的彩虹,套在原先的那彩虹外面。两道彩虹一直伴随我们进入丽江古城。我在车上即兴作七绝一首:

  刀削斧砍连天脚,

  远客盘山不胜焦。

  云上阳光云下雨,

  平川飞架七彩桥。

  第四日(7月24日,星期六),绿

  23日晚上到达丽江,用完晚餐以后,时间还有富余,大家都要求夜游丽江古城。丽江古城是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有很大的区别。丽江在城外分成三条支流穿过城区。河水只有二、三米宽,水流颇急。道路沿街而修,商铺门口架一跳板通往街道。一轮明月,满天星斗,倒映在流动的江水中,宛若在水中撒下了一把大红玫瑰。城里多是纳西族人,也有外来经商的。这里的东西比昆明国内癫痫病小儿医院和大理要便宜喝多,我们的购买欲望在丽江古城得到第三次大释放。

  24日天还没亮,我们就登车向玉龙雪山进发了。司机老和车技很好,他一路高速行驶,共超越了5辆大巴。到了索道站,早已是人满为患了。乘上索道缆车,阵阵寒气扑面而来。山上原始森林的生态保持尚好,松树上还挂着长长的藓苔。我们一上山,天就开始下雨。这就意味着玉龙雪山不会露面了。玉龙雪山山头终年积雪,是纳西人心目中的圣山,所以他们不希望别人登上这座山,事实上至今为止玉龙雪山还是一座处女峰。雨天,天上一片灰蒙蒙的,我们所有的旅游节目就只能使围绕着大草甸子散步。有诗为证:

  千重迷雾千重雪,

  一阵云烟一阵风。

  遥看天边齐祈祷:

  玉龙雪山露峥嵘。

  回索道站的路上,我和晖晖、东明边走边聊,不时还摘一些路边的野果。有两位女士跨过围栏进入原始森林。那位“女儿”刚在一棵老树前摆起pose,便尖声大叫起来。众人以为她是碰到蛇了,让她赶紧回到栈道。但是她已经被吓傻了,只会站在那里干嚎。在我身上已经消失十几年的见义勇为之心,被那姑娘的喊声唤醒。我抄起一根树枝,冲到那姑娘跟前,准备将蛇挑开。姑娘张口结舌地指着自己的右腿——原来是一条蚂蟥,约有一食指长,头已钻入姑娘的裤腿。我试着拍了两下,那蚂蟥被弄得团团转,但还是越钻越深,姑娘的叫声也越来越尖厉。情急之下,我用手捏住蚂蟥,左手将裤腿不停地抖动,终于将那厮揪了出来。

  本以为平淡无奇的旅游,又掀起了一个小小的涟漪。即将结束在东巴村的旅游节目的时候,团里一位漂亮小姐感到身体,瘫坐在了路边。估计是为了赶早上玉龙雪山,早餐没有吃好,血糖较低引起的。不管怎么样,喝口热水,补充些热量总是不错的。好在这位靓妞体质尚好,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作为领队,我责无旁贷地将其搀扶下山。一天之内救助了两位美女,我算是英雄,还是野兽?

  下午我们乘车直奔香格里拉,沿途经过长江第一湾、虎跳峡,但是印象最深的还要算冲河。我们沿着冲河逆流而上,河面越走越窄,河水越走越急,白浪冲击着河道中的石块,掀起千堆白雪,撒开万把珍珠。

  绿色象征着生命和自然,今天我们虽然没有看到玉龙雪山,却分明感受到了大自然的伟大,看到了那大都市缺少的“绿”。这,还不够吗?

  第五日(7月25日,星期日),青

  由于昨天我们没有响应卓玛导游的号召,进行藏民家访,所以卓玛显得很不高兴。我还是老一套,一早就和卓玛套近乎——嗨!为什么这种需要牺牲“色相”的事都让我这个丑男人来干?

洛阳市癫痫病医院专家在线

  今天旅游只有两个景点,一是纳帕草原,一是松赞林寺。纳帕草原又叫纳帕海,雨季水位上升成为“海”,旱季水位下降,大部分地方就变成了沼泽和草甸。大部分团员都选择了骑马,就连年级最小的犊犊也毫不犹豫地跨上了马背。我和晖晖、陈云艳、郑晴尝试着步行进入草甸,无奈天刚下过雨,草地泥泞不堪,我们前进了数百米之后不得不撤退。骑马驰骋对我来讲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于是我就把目标锁定在骑马场附近的一家藏族民居。

  我和晖晖尝试着跨进了那家藏民的院子。那户人家屋顶插着三面旗幡,表明这家有人出家当了喇嘛——这在当地是极受尊敬的。我们向楼上的一位年轻人打了个招呼,便在院子里选景拍照。不一会儿,年轻人对我们说了声“扎西得勒”,便出门去了。我们决定进房间瞧瞧,来个或真价实的“藏民家访”。藏民的房子一般有两层,下层拴牲口,堆柴草,上层住人。我们来到二楼,走廊里贴了好几张学校的奖状。家里只有一个孩子在打游戏机,一问正是奖状的主人——吹批格丹,刚才出门的那位是吹批格丹的叔叔——一位喇嘛。格丹说,爸爸、妈妈和哥哥都去干活了,奶奶在白塔上。我们在格丹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转悠了一圈,然后赶往白塔。白塔上有一男一女两位老人在做佛事,那位老太太正是格丹的奶奶。一听赞扬她的孙子,格丹的奶奶脸上深邃的皱纹开成了一朵花,拉着我们的手,去他们家和酥油茶。眼看到了集合的时间,我们只好告别老人。

  告别了绿色的草原,来到了松赞林寺。松赞林寺被称为小布达拉宫,具有典型的藏传佛教的建筑风格。

  从上门到主殿要走两百多级台阶,加上这里是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原,走上去已是气喘吁吁。

  卓玛带着我们进入大殿,来到一位年长的喇嘛跟前。卓玛对着喇嘛叩了三个头,捐了十元钱,喇嘛摸了一下她的头,送了她一串手链佛珠。于是大家竞相效仿,差不多每人都得到了一串檀香木的佛珠。然后我们参观了一个分殿。松赞林寺是云南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是藏民朝拜的中心。藏民首先要到本村出家的喇嘛那里朝拜,然后再到本地区所属的分殿去朝拜,最后才可以去主殿。由此,我想到了吹批格丹家,他的叔叔当了喇嘛,在当地就很受尊敬,村里每个去松赞林寺朝拜的人,都要先去拜见这位村里出去的喇嘛。

  香格里拉,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青青的草原,一片没有污染的地方。青色象征洁净和理智,正寓意我们今天游玩的两个景点——纳帕草原和松赞林寺。诗曰:

  青稞美酒酥油茶,

  纳帕草原访藏娃。

  松赞林寺登百步,

  佛珠一串佑全家。

  晚上部分团员观看了云南少数民族的后遗症的癫痫病能治好吗歌舞表演。节目结束后,我们跳上舞台和演员们一起联欢。回宾馆时遇到的“的哥”头戴一顶毡帽,一问才知道他是一个走婚“老手”,已经在摩梭湖旁走过三次婚了——真令人羡慕啊!

  第六日(7月26日,星期一),蓝

  昨天李导告诉我们,如果天气好可以看到玉龙雪山。早上一起床就跑到香格里拉大道,竟然看到了玉龙雪山!用罢早餐,叫上晖晖、东明,打的赶往黑龙潭公园。玉龙雪山颈项间围绕着洁白的哈达,婀娜的身姿倒映在碧绿的潭中,分明是一种清晰的朦胧美。

  一阵悠扬的乐声从远处飘来,寻声而去,在一石坪前的舞台上,一支纳西乐队正在演奏纳西古乐,琴声古朴而缠绵,歌声纯朴而未经修饰。纳西古乐分为两类,一类是唐代传入的道教音乐,一类是纯粹的纳西宗教音乐。

  从有声的纳西文化走出,又进入了有形东巴文化。在东巴文化艺术管里,我们看到了东巴经所用的纸墨,参观了其制作的过程,聆听了头戴羽冠的老东巴介绍东巴文字。一下子就被带进了古老的古纳王国,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过去。玉龙雪山早已蒙上厚厚的白云,只有黑龙潭水还在流淌。

  回到宾馆,看到李导,忽然想起一个问题。纳西人以前是采用父子连名制,后来归顺了明王朝。纳西头领去南京拜谒朱元璋,朱元璋赐姓“木”(比“朱”少一横一撇),“木”姓乃成为纳西贵族的标志。后来贵族允许平民用姓,他们在“木”上加上一撇(意思是要接受贵族的统治),在旁边加上一个“口”(形似一个背篓,表示好好干活),于是便形成了“和”姓。后来增加了很多汉姓。我的问题是,摩梭人是纳西的分支,摩梭人又是母系社会,那么摩梭人怎么起名字呢?李导说,摩梭人实际上更接近于藏族人,所以一般就采用藏名,如“卓玛”、“扎西”、“格丹”。后来也采用了汉姓,如“曹”、“杨”等。摩梭人虽然是母系社会,但社交活动仍有男人承担,如村长、头领都是男性。摩梭人中唯一的本民族的姓是“汝亨”,意思是“贤惠”。

  吃罢晚饭,李导和我们道别,司机老和将送我们去大理。途中我们抽空乘游船游览洱海。原计划要登上洱海中最大的岛屿金梭岛,后来由于担心时间不够而在临靠岸时转舵返航。海边的下关村中央有一棵大青树,估计10人也抱不过来。还没等我们“测量”,犊犊已经爬上了树,于是大家纷纷从不同方位上树,拍照。老和说,像这种树每个白族村寨中都有,但长到如此粗壮确实少见。

  没有登上金梭岛,我们不知道是留下了些许遗憾,还是留下了更多的遐想。蓝色的洱海象征着宽广和真挚,在6天的共同行动中,云南旅游团的团员互相信任,互相照应,建立了真挚的友谊。由诗为证:

© zw.vkghs.com  朝不信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