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识其不可 >

谁动了我们的青山绿水_散文

  谁不说俺家乡美?山美水更美,真正的山清水秀,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不胜收,令人陶醉。

  可是这种原生态的美正一步一步被吞噬着,离我们渐行渐远了。

  我的家乡群山环绕,每座山都是“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我们这里都是漫山遍野的绿,绿得让我们变得没心没肺,让我们幸福得一塌糊涂,让我们感动着上天恩赐的丰饶。我们家乡的绿啊,浸透着生机勃勃,张扬着原始生命神圣的极致。

  每次得空时,置身于绿色的海洋中,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放声高歌,歌唱生命之绿的喜悦,歌唱家乡的美丽。

  可是,我们的原始绿每年总会“被缺席”那么一点点。去年那里一座山上的绿被推土机从头到脚推掉了,北京时间军海砺癫全兴攻克山露出本色的令人心悸令人心疼的红土地,然后被整齐划一种上不知名的经济作物;今年这里一大片山上的大树被统统剿灭,剩下的仅只有贴近地面的乱草丛,走进去不再是悠悠鸟鸣声,唯留一方又一方奄奄一息的树桩徒劳挣扎着、苟活着、诉说着“身首异处”的痛苦往昔参天的茂盛……抚摸着这些残留的树桩,我总是心疼落泪;明年又不知哪座山的绿要遭殃,我时时替这些和我们朝夕相处的树儿揪心着。

  尽管我是如今如今所谓的最最新潮的无所谓派,可我的思想还是太落后了,我所接受的教育就是“到什么山唱什么歌”,什么山该长什么植物就让什么植物在这山上生根发芽,肆意快乐的生长,长成绿色一片,掩藏着鸟兔虫蛇……荫庇着山下的芸芸众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才是发展,这才是和谐,这才是进步。

  “十年树木”啊,看着被砍掉的树,光秃秃的山治疗癫痫民间偏方,我痛啊!

  是谁砍了我们的树,是谁动了我们的苍苍翠树?

  这还不够,再看看我们的水库,我们的小河,我们的池塘吧!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是的,我们家乡水库里的水本来是绿绿的、清清的、凉丝丝的,可以映出整个世界,承载着猴子捞月的童话。这样的水,微风过处,波浪一点一点,涌到绿意荡漾的岸边,青水绿草翠树蓝天,交相辉映。群山,一水库,就是我们祖祖辈辈的希望、世界、天地,就是我们永远的心旷神怡。

  可是如今水库里养了鱼,养鱼本也无可非议,但众多养鱼者利欲熏心,为了鱼长快点,再长快点,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地往水库里倒饲料,更令人发指的是,连一些动物的排泄物都往里倒……年复一年,我们的水库不堪其重,里面的水失去了原本的颜色,失却了癫闲病到底怎么引起?风采。水库不再是绿色的清凉世界,吟咏的不再是水的芬芳清香,流传的不再是水的美丽故事……真是悲哀,我们的水库如今无法靠近,它们是可怕的黑色激荡,飘扬着可怕的刺鼻的异味,如果天热点,水上面甚至飘浮着一层层的蛆虫……

  而我们这里的水库不仅要灌溉农田,还要一路流入小河供两岸村民洗衣洗菜。以前可以放心地洗,甚至大人小孩到夏天就在小河里洗澡,可如今水库被污染,村民洗完衣服后都必须回家打井水再洗一遍。

  水啊,万物之源!

  谁动了我们水库里的水?

  再看看我们小河里的水吧。真是不可直视,河两边永远是垃圾,水面上永远漂着瘆人的暗红色,水不再是以前的清澈见底而是恐怖的黑色黑色。小河,我们农家儿童的永远的乐园,为什么时代进步了反倒成了垃圾的乐园了呢?

  颠闲能治好吗?池塘呢,以前还能“侧坐莓苔草映身”“蓬头稚子学垂纶”,如今的顽童可没权利这么惬意自由地享受着,因为小点的池塘上面漂满了农药瓶没有鱼;大点的池塘呢,大多是私人的养鱼场所,垂钓是要收钱的。如今我们的小孩想垂钓,顶多去小河边钓钓龙虾,然后看着一处又一处的垃圾叹气。

  走在曾经美丽魅力无穷的乡间小路上,最怀念的是我们小时候的青山绿水。是的,追求经济的发展永远没有错,可是谁赋予了那些想致富者破坏我们环境的权利?如果经济发展要付出代价,要对祖祖辈辈生活的田园造成的不可弥补的环境伤害,那这代价也太大了吧。

  作为山的女儿,水的女儿,我有一个小小的梦想,梦想我们的山依旧绿树红花青草翠鸟惹人醉,我们的水依旧凉凉的清清的,如梦如诗如画……

  这,应该不算奢望吧!

© zw.vkghs.com  朝不信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